金视网
当前位置:首页»yabo2018 net

中国史:“庆元党禁”使韩侂胄一手遮天,掌握了南宋的军政大权

日期:2019-09-18 来源: 评论:

[摘要]在绍熙五年(1194)六月,宋孝宗病死,他连宋孝宗的葬礼也无法参加。由于宋孝宗、宋光宗父子之间嫌隙日深,而当政大臣又不公布宋光宗的病情,因此京城谣言四起。不少王公贵族和朝廷官员担心发生宫廷政变,纷纷逃出临安城。枢密使赵汝愚与工部尚书赵彦逾首...……

在绍熙五年(1194)六月,宋孝宗病死,他连宋孝宗的葬礼也无法参加。由于宋孝宗、宋光宗父子之间嫌隙日深,而当政大臣又不公布宋光宗的病情,因此京城谣言四起。不少王公贵族和朝廷官员担心发生宫廷政变,纷纷逃出临安城。枢密使赵汝愚与工部尚书赵彦逾首谋,联络殿帅郭杲、步帅阎仲,并请韩侂胄出面,利用他与宋高宗吴皇后的特殊关系,出吴皇后垂帘听政,逼宋光宗退位,立宋光宗之子赵扩为帝,强行举行了内禅大礼,史称“绍熙内禅”。赵扩是为宋宁宗。宋宁宗即位后,赵汝愚与韩侂胄两大政治集团展开了激烈的明争暗斗。赵汝愚倡导理学,收揽天下名士。韩侂胄则攻击赵汝愚有野心,说赵汝愚结党营私,引起宋宁宗对赵汝愚的猜疑,将赵汝愚罢相,逐出朝廷。理学也因此被指斥为“伪学”。

当时流行的理学家的各种“语录”等书籍都遭到禁毁;科举考试中凡对义理之学稍有涉及者,也一律不予录取。庆元三年(1197),韩侂胄又支持宰相京镗对赵汝愚集团进行了更进一步的打击,将赵汝愚、周必大、朱熹、叶适、蔡元定等五十九人定为“逆党”,并开列“伪学逆党”党籍,对其予以禁锢。并规定凡与党人有牵连者,不能任官、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史称“庆元党禁”。“庆元党禁”使韩侂胄一手遮天,由此掌握了南宋的军政大权。鉴于自己外戚的身份以及赵汝愚的教训,韩侂胄不愿接受宰相之类的官衔。他在当政期间,只是先后接受了开府仪同三司、少傅、少师、平原郡王、太傅、太师、平章军国事等荣誉头衔,并没有实际的官职,但有着极大的权力。

一些无耻的官员甚至把他称为“吾王”韩侂胄当权的后期,因蒙古政权在漠北的崛起,金王朝与蒙古各部之间战事不断,宋金对峙的格局出现了有利于南宋方面的变化。韩侂胄看到了金王朝的内外交困,但却没有看到南宋王朝的国势日衰。他认为北伐中原的时机已经成熟,想建立盖世功名以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便接受其党羽陈自强、苏师旦等人的建议,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北伐的准备。为消除内部矛盾,他于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以朝廷的名义宣布解除“庆元党禁”,追复已死的赵汝愚、朱熹等人的官职;为了激励人心,他于嘉泰四年下令在镇江为韩世忠立庙,并追封岳飞为鄂王,又追夺秦桧的王爵,在政治上为北伐作了充分的准备。

开禧二年(1206)四月,在韩侂胄的主持下,朝廷任命薛叔似为湖北京西宣抚使,邓友龙为两淮宣抚使,程松为四川宣抚使,吴曦为四川宣抚副使兼陕西、河东招抚使,郭倪兼山东、京东招抚使,赵淳兼京西北路招抚使,皇甫斌兼京西北路招抚副使,兵分三路,从长江上游、中游、下游三个方向,对金朝不宣而战,开始了北伐。宋金第四次战争由此爆发。四月底,宋军的镇江都统陈孝庆攻克泗州,江州统制许进攻占新息县(今河南息县),光州忠义人孙成夺取褒信县(旧治在今河南新蔡包信集)。五月初一日,陈孝庆又攻占了虹县。因进攻顺利,宋宁宗便于五月初七日正式下诏伐金。

就在正式对金宣战的前一天,宋军的江州都统王大节引兵进攻蔡州却遭到挫折,在撤退之时又发生大规模的兵溃,损失惨重。此后,除宋军建康副都统田琳、勇将毕再遇等部略有小胜外,从前线传到临安的都是一连串的坏消息:皇甫斌引军攻唐州,败绩;兴元都统秦世辅出兵行进至城固县(今陕西城固)时,部队哗变,不战自溃;池州副都统郭倬与主管马军行司公事李汝翼会兵攻宿州,败绩;建康都统李爽攻寿州(治今安徽凤台),败绩。金军乘势反攻,南宋各路军队节节败退。四川宣抚副使吴曦在北伐失利的情况下,向金朝称臣,割让关外西和州(治今甘肃西和)、成州(治今甘肃成县)、凤州(治今陕西凤州)、阶州(治今甘肃武都)四郡。金朝册封吴曦为蜀国王。

吴曦降金,受到四川军民的强烈抵制,四川宣抚使司随军转运使安丙与监兴州合江仓杨巨源,兴州中军正将李好义等人互相联络,起兵诛杀吴曦,平定了这次叛乱。韩侂胄将苏师旦贬谪韶州,斩郭倬于京口,流放李汝翼、王大节、李爽等人于岭南;改任一向对金主和的丘崈为签书枢密院事、督视两淮军马。韩侂胄一面拿出自己的家财二十万补助南宋的军费,以鼓励军队士气,一面又让丘崈派人与金军接洽议和,打算在不伤体统的情况下与金朝议和,以结束战争。然而,由于山东、京东招抚使郭倪所部在六合遭到惨败,陕西、河东招抚使吴曦叛宋降金、自立为蜀王,金军不肯轻易休战,提出要宋廷罢免韩侂胄作为议和的前提条件。

韩侂胄大怒,立即将丘崈免职。不久,由于吴曦的反叛被平定,加之金军又提出要将韩侂胄绑赴金朝方可议和,而且议和的条件异常苛刻,韩侂胄于是下决心,要与金军血战到底以杨皇后、皇子赵晒、礼部侍郎史弥远等人为首的主和派在私下秘密串联,决定暗杀韩侂胄,然后遣使向金请和,以结束战争。开禧三年十一月二日早晨,史弥远指使权殿前夏震率兵三百人,在韩侂胄上朝的路上将韩侂胄挟持到玉津园的夹墙内打死。嘉定元年(1208),宋廷完全遵照金朝的要求,与金签订了嘉定和约,改金宋叔侄之国为伯侄之国,岁币由银绢各二十万两、匹增至各三十万两、匹。此外,南宋还另付给金军犒军银三百万两。

嘉定元年,史弥远升任丞相,把持了南宋朝政。这时,因蒙古政权的崛起,在宋金第四次战争中虽赢得胜利、但也元气大伤的金朝很快便遭受了蒙古军的猛烈进攻,被迫迁都南京开封(今河南开封)。嘉定七年,因真德秀的提议,南宋乘机停止了向金朝输纳岁币。嘉定十年,金宣宗决定分兵南侵,企图扩充疆土,补偿对蒙古战争的损失。宋金第五次战争于是爆发。战争绵延了10多年。在四川战场,金军攻陷宋军的重要军事要塞皂郊堡(今甘肃天水西南),重创宋军,并乘势南下。兴元府(治今陕西汉中)都统制吴政率军抗击,在黄牛堡(今陕西凤州黄牛堡)战死。但金军的攻势也被遏止。沔州都统制张威在大安军(治今陕西宁强大安镇)指挥宋军歼灭了孤军深入的金军精锐,迫使金军北撤。随即,四川宣抚使安丙联合西夏夹攻金军,组织反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