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视网
当前位置:首页»情感

曲折离奇!尘封20年的命案 背负三条人命的凶手最终难逃法网

日期:2019-09-26 来源: 评论:

[摘要]央视网消息:关注一起尘封二十年的命案。1998年9月2日,鄂尔多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杨燕和她的小姑子陈燕华以及杨燕年仅八岁的女儿,大白天在家中遇害,震惊当地,被称“9.2”案件,案发后,警方始终在寻找破案线索,二十年后,案件终于获得线索,但...……

央视网消息:关注一起尘封二十年的命案。1998年9月2日,鄂尔多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杨燕和她的小姑子陈燕华以及杨燕年仅八岁的女儿,大白天在家中遇害,震惊当地,被称“9.2”案件,案发后,警方始终在寻找破案线索,二十年后,案件终于获得线索,但却极其繁杂,头绪众多,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案件经过。

1998年9月3日当天中午十二点多,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接到一名男子的报案称,他的姐姐一家三口被人杀害在家中。

这栋建造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居民楼,就是命案的发生地,当地人称之为“三栋楼”。案发中心现场就是中间这栋楼最靠里的一个单元五楼的一家。

经过调查,民警得知,被害的是当地一家中学的英语老师杨燕和她的小姑子陈燕华以及杨燕的女儿乐乐,报案的是杨燕的弟弟杨先生。

感觉事出蹊跷的杨先生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随后,两人一起到杨燕家一探究竟。

警方立即封锁了现场,勘查工作随即展开。作为当年案发现场示意图的绘制者,东胜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布和,时至今日,对案发现场的布局仍记忆犹新。

法医在对三名被害人进行初步的尸检后发现,两名成年女性的死因均是受刀伤后失血性休克死亡,凶手作案的工具应该是一把单刃锐器。

而对受害人乐乐进行尸检后,法医推断,乐乐的死因则是溺死。此外,通过尸检,法医推断三名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应为餐后一小时。

检验血迹 发现凶手作案时受伤

在后续的尸检中,法医在当年有限的技术条件下,对三名受害人的血型进行了检验。

检验最终得出,受害人杨燕为B型血、陈燕华为A型血、乐乐为AB型血,除此之外,现场还遗留有一种A型血,这个A型血血迹分布在案发现场的卫生间墙面上、厨房的地面上以及厨房的洗手池上,有三十处之多,但并不是受害人陈燕华的。

据此,警方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这个陌生的A型血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他作案时很有可能受了伤,而且还伤的比较重,作完案后,凶手很有可能还在厨房洗了手,并伴随有甩手的过程。此外,伴随着这个A型血一同出现在案发现场的还有几枚血足迹。

根据这些血足迹,刑事技术人员也刻画出了犯罪嫌疑人的基本特征。中等体态,一米七零左右,年龄30岁上下,走路向右倾斜,这种的行走姿势的人。

家中未发现存折 钱却被人取走

根据杨燕的弟弟提供的线索,案发当天,他曾来过受害人家,归还之前借的存折和五百元钱。但是,警方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这本存折和那五百元钱。

在随后对当地银行的走访排查中,警方发现,写着受害人名字的存折被人取走了1.1万元钱。当时几名取款的卫校学生记下了取款男子的相貌。

警方模拟画像 画出嫌疑人相貌

东胜警方找来了擅长模拟画像的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张欣,画出犯罪嫌疑人的相貌。拿着这张画像,东胜警方排查了上万人毫无所获,犯罪嫌疑人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

此外,究竟是情杀还是仇杀?究竟是熟人作案还是生人作案,究竟是几个人作案都无法给出结论。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起案件也被埋藏在了人们的记忆里。但是,当地警方却从没有停止追凶的脚步。

近几年来,随着中国刑事科学技术的发展,“9.2案件”的转机就出现在2018年4月25日。

这里是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DNA实验室。此时,民警苏磊像往常一样对9.2案的DNA信息进行着常规比对。当苏磊将这份不知道拿出来多少遍的数据一个个输入系统后,系统突然有了提示。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刑侦大队技术室民警苏磊:每次比完就什么也没有,它写一个零,什么也没有。那一天输进去以后,发现它出来一条数据。它那个写的是比较简单的,从那个界面上可以看出是公安厅录入的,然后是2011年包头九原区,就写着一个无名尸,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20年来,这起案件第一次有线索,警方DNA比中的这个人,是多年前在包头市九原区的大青山上身亡的男子,当时,包头市公安局勘查后,确定该男子是自杀身亡,刑事技术人员提取遗骸进行DNA比对后,发现大青山死亡男子和案件嫌疑人是同一个家系的。

排除嫌疑 却与嫌疑人同一家系

既然是一个家系,警方的首要任务就是对大青山上这名男子的身份进行确认,但是,两个月的排查时间,民警走遍了大青山周边大大小小的村庄、矿区,没有一点收获。就在此时,法医方面传来消息,他们在对大青山上的遗骸进行分析时,在一枚牙齿上发现了一丝异样。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刑侦大队技术室主任白银冰:我们当地叫前门牙,实际就是中前牙部位,有一个小的豁口,在我们当地就称之为瓜子牙,就是考虑磕瓜子的时候形成的。多数考虑是在成长的时候,如果成年以后才开始磕瓜子,那牙齿骨骼已经结构比较牢固,就不会形成这种改变了。

警方决定,可以从瓜子的种植区域上寻找突破口。为此,他们来到了内蒙古农业大学,找到了相关专家寻求答案。

再次比对DNA数据库 竟有意外收获

当排查的民警来到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时,意外得知当地公安局在两年前也建立的自己的DNA库,侦查员将“9.2案件”的DNA数据放进库中比对,有了一个意外收获。

和之前大青山的那名男子一样,李氏兄弟也不是“9.2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而是与真凶同属一个家系。但他们的出现为警方的下一步侦查,指明了方向。

经过调查,民警得知李氏两兄弟的老家是在乌拉特中旗的牧羊海。随后,民警立即赶赴牧羊海展开秘密调查。

经过多日的秘密搜集,侦查员们掌握到,李氏兄弟这一支家系分布在乌拉特中旗、乌海市、包头市、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等地。

按照当年案发时推测的,并不能完全排除是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所以,在这次的侦查中,除了陕西府谷等几个地方的排查外,重点就放到了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果不其然,在第一批送检的DNA样本中,就有了结果。

根据案发当年对凶手年龄的推测应该是在30岁上下,那么,二十年后,凶手的年龄应该在五十岁左右。而李某的年龄在七十岁左右,与推测的年龄相差很大,所以嫌疑基本可以排除。民警进一步调查,李某一共有三个儿子。其中,李家老大2016年病逝。那么,真正的凶手会在李家的三个儿子中吗?

很快,侦查员们将李家老三的DNA送进了实验室,但很快被排除。

李家老大病逝 无任何DNA提取

但是,李家老大病逝后,家人对遗体进行了火化。东胜警方只好依法提取了李家老大孩子的生物检材,与“9·2”案中犯罪嫌疑人的DNA信息进行亲子鉴定,经过DNA比对,李家老大的嫌疑被排除。

李家的三个儿子两个已经被排除,只剩下了老二李某成。很快,李某成的DNA被送进了实验室。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刑侦大队技术室民警苏磊:通过我们增加位点复核以后发现,就我们很确定的就说,李某成就是“9.2案件”案发现场留下血迹的那个嫌疑人。

真凶就在眼前,制定一个什么样的抓捕方案,成了摆在专案组民警面前的头等问题。根据当年现场的勘查,不排除李某成有同伙犯。如果大张旗鼓的抓,同案犯闻声逃脱了怎么办?

经过侦查,民警得知,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平时很喜欢钓鱼。而且,此刻他已经出门前往渔具店购买鱼食。

随着犯罪嫌疑人李某成的落网,这起尘封了20年的悬案终于揭开了所有的谜团。

经过对李某成的指纹、足迹、字迹进行比对,警方确定,20年前,制造这起骇人听闻案件的凶手就是他。

据犯罪嫌疑人李某成供述,1998年9月2号上午,他跟朋友在东胜赌博,几轮下来,自己身上的钱都输光了,连自己的传呼机也输了进去。为了把传呼机赎回来,他到处找人借钱。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

据犯罪嫌疑人李某成讲,他来到了三栋楼受害人的家借钱,开门的人正是受害人杨燕。由于当天中午输了赌局心情不好,他来之前喝了点酒。看着满身酒气的李某成,杨燕很是反感。

为了防止事情败露,犯罪嫌疑人李某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其他两人杀害。作完案后,犯罪嫌疑人李某成开始在受害人家找财物。

作案过程中手受伤 现场留下血迹

此外,作案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李某成的手也受了伤,这也就有了案发现场那个陌生A型血的存在。

据犯罪嫌疑人李某成供述,在第一个储蓄所取款遭拒绝后,他先是去了一家偏僻的医院包扎伤口,随后才来到第二个储蓄所。

至此,这起尘封了二十年的悬案宣告终破。

民警 案件 警方 犯罪嫌疑人 DNA 【纠错】编辑:admin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