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视网

成都理工虐狗研究生退学 为何这不只是“虐杀流浪狗”的事儿

日期:2019-11-02 来源:成都理工虐狗研究生退学 评论:

[摘要]近日,成都理工大学研究生被曝“肢解虐杀流浪狗”触发广泛争议。不过,经公安机关和学校调查情况属实,学校对虐狗学生已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目前,该生已予以退学。整个事情看起来,好像已经结束。然而,在社交媒体上,却依然并不平静。从某种意义上讲,“肢...……

近日,成都理工大学研究生被曝“肢解虐杀流浪狗”触发广泛争议。不过,经公安机关和学校调查情况属实,学校对虐狗学生已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目前,该生已予以退学。整个事情看起来,好像已经结束。然而,在社交媒体上,却依然并不平静。

从某种意义上讲,“肢解虐杀流浪狗”的确有些不应该,而更不应该的是,将“虐杀的过程”披露出来。毕竟,对于生命而言,总还是不能太过“戏谑”。尤其,对于狗来讲,已经成为“主流的宠物”(人类的好朋友)。于此,出现“虐杀的行为”,就不再是一条“狗命的事儿”,而关乎人们对于“狗的认知形态”。

所以,当下的情况,任何“虐狗行为”发生后,都会招来一定的“道德审视”。目前来看,狗的宠物地位,依旧无法被撼动。虽然,“猫奴群体”也在壮大,但是,整体上而言,“狗奴群体”依旧是难以被超越的。并且,随着个体原子化的加速,养宠物的趋势越来越重。

由此导致,“动物保护主义情怀”也在日益的增强。坦白讲,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打死一只狗”算不得大事儿。普遍而言,国人宠物的认知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即便发生“虐杀流浪狗”的事儿,也不太会去较真。甚至,都可能认为是“正常行为”。

因此,从本质上讲,就是随着“人与狗”的关系加重,导致“伤害狗”就意味着“伤害人”。所以,即便“虐杀的是流浪狗”,好像也躲不过基本的道德审视。不过,关于“狗的认知”,目前的舆论上,也不完全是统一的。因为,“狗是人类好朋友”的同时,也在“不时的伤害人”。

这一点,稍有常识的人,似乎也都清楚(狂犬病以及咬伤对人类的伤害)。所以,在定性狗的存在性上,一直以来都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有的人“爱狗胜过爱人”,“有的人厌狗满心杀机”,这种较为极端的认知,其实都不可取,但却真实地存在于市井之间。而这或许,才是最难解的问题。

“研究生虐狗行为”的事实,人们真正关心的并不是“一条狗命”。而是,关心从“虐狗行为”中折射出的“暴力趋向”和“变态心理”。这其实也好理解,就是“正常的屠狗”人们觉得可以理解,但是行为夸大,言辞激烈,就容易受到指责。

这其实,源于一种“痛快的死”和“折磨的死”的认知。通常来看,“痛快的死”是被人们所接受的,而“折磨的死”,就会意味着存在一定的虐待事实,也就是加重痛苦的过程。所以,对于研究生虐狗的行为,人们才会感到愤怒,并且认为心理扭曲。

事实上,在不少乡野,“杀狗的方式”都很残酷,有的是“吊死”,有的“棒打脑门”,总之,要是以动物保护主义的尺度看,其实都不太文明。总之,关乎“虐狗本身的认定”,仅是一种当下的价值尺度体现,并不具有绝对性的“是非标定”。

不得不承认,人们之所以愤怒“虐狗行为”,是因为潜在的意识里,会将“虐狗”类比“虐人”。所以,才会触发更大的情绪反扑。至于,从根本上讲,“狗文关怀”只是一种说辞而已。因为,无论是“爱狗者”,还是“厌狗者”,都对流浪狗并不友好。尤其,对于乱咬人的狗,基本上不太会怜悯。

成都理工虐狗研究生退学 为何这不只是“虐杀流浪狗”的事儿

每当我们大肆的抨击虐待小动物的人的时候,常常说他们没有慈悲心,没有同情心,可是我们教育者却对一个饱受心理折磨的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难道在教育中,人不如狗吗?

人不如狗?虐狗研究生被退学,教育不能对人如此冷漠

稍微懂一点心理学的人,(这里不得不遗憾的说,至今为止一直有很多教育界的人反对学习心理学)都应该知道虐杀或虐待小动物常常是因为要缓解、发泄情绪,或者用欺凌弱小的方式来显示自己的能力;或者是因为被其他人欺凌过产生的精神压力让其无法正常对待事物。每当发现有虐待小动物的人我们更加需要的是找到其心理压力产生的原因帮助他们,而非是和他们划清界限。那是活生生的人,心理已经有了问题,怎么能一推了之呢?我们不能把已经产生心理问题的人当做不正常的人给淘汰掉!我们的教育不能把淘汰进行到底!

教育的落脚点永远都是人的成长,其中情感、心理等方面的健康才决定了“教育”是否是真正的教育,而不仅仅是获得人之外的功名利禄的工具。

一个普遍性的认知,“流浪狗”是不被人喜欢的,而主要原因来自“防疫的不确定性”。这一点,就算是资深的“狗奴”,也应该有戒备。而对于,厌狗者而言,可能更是“草木皆兵”。因为,确实存在“恐狂症”群体。虽然,这是一种心理疾病,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国内的“流浪狗”确实太多。

当然,成年人还好,如果被咬伤后,还能知道去打针救治,而对于小孩子来讲,很多时候,因戒备心弱,很可能酿成终身悲剧。并且,这样的事儿,每年都在发生。所以,才会导致,流浪狗之恶,逐年的加重,并且成为受害者永远的敌人。

由此而言,出现“狗之善”和“狗之恶”的剧烈分歧,一定是缘于人们的“认知服务偏见”。比如,喜欢养狗的人,觉得狗是善良的,是忠义的,这一点影视剧中,也都有体现;而对于受过狗害的人,被狗咬伤,或者孩子死于狂犬病的父母,可能就觉得狗是大害,应该斩草除根。

于此,也可以看出来,很多事情不只是理性认知的问题,而是看所处站位的问题。就如,“路人杀死一条狗”,主人知道狗被杀死后,奋力反击将路人杀死。最终,狗主人肯定会被追责。这里面的是非,其实就比较复杂。人们既强调“狗命的价值”,也强调“人命的价值”。但本质上,还是“人命”高于“狗命”。

所以,很大程度上,人们在争议“狗命”的时候,其实还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而“狗命”本身不过是一种道德消解的工具而已。因此,关乎“狗文情怀”,其实向来也是一种虚妄。并不绝对性存在。只不过是一些动物爱好者,显学化的表达而已。

事实上,媒体上经常曝光各种“人狗纷争”,本质上其实还是源于人与人的纷争。坦白讲,无论是爱狗,还是厌狗,只要互相不影响,不干涉,不伤害就行。但凡能彼此克制,彼此容忍,想必就不存在那么多纷扰和矛盾。而关于流浪狗的治理,无论是行政手段的介入,还是“狗文关怀”的浸润,也都尽量的行动起来。

毕竟,关乎“流浪狗之害”(狂犬病,咬伤等),确实存在。我们不反对养狗,也不反对遛狗,但是,一定要文明养狗,文明遛狗。因为,当一个人养狗,遛狗影响到周围的人时,就意味着养狗是一种祸害。但是,往往人们还不能直接对人下手,所以,狗就成为最直接的受害者。

甚至,对于“流浪狗的原罪”来讲,其实就是“遗弃者的原罪”。我们常讲,如果不打算养狗,就请合理的处置,而非扔出去,让狗成为不确定性的“危害物”,而这种不确定性,会激发人性的更多恶。就拿研究生虐狗这件事儿来讲,不就是因为“厌恶流浪狗”产生的极端行为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成都理工虐狗研究生退学 成都理工虐狗研究生退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近日,成都理工大学研究生被曝肢解虐杀流浪狗,引关注。12日,据成都理工大学 通报:周某某虐狗事件,经公安机关和学校调查情况属实,学校对该生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目前该生已予以退学。

看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印象就是这位同学已经有了严重的心理问题,他应该需要心理医生和更多的关心,可是等待他的是更冷漠的退学。一纸退学通知,划清了学校和这位疑似有心理疾病的虐狗研究生之间的关系,可是也把“学校”和“教育”划清了界限。

我们必须承认,每一个有心理障碍的人,其心理问题的形成并非是一朝一夕的,我们的教育作为人成长的几乎最为重要的环境,任何一个心理障碍者的产生都难逃其谬。为何我们的学生会产生如此大的心理压力,为何这种压力得不到及时的释放?为何这种压力持续产生直至学生心理扭曲?此时不要说是个案,不要说产生心理问题的人是因为抗挫折能力不够,因为太多的证据证明心理问题在学生中不是个案,看看中小学生自杀的案例吧,还有多少人在正常人与自杀者之间呢?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