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视网

塞拉利昂是哪个国家 全球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第一次知道“切口妊娠”

日期:2019-10-12 来源:塞拉利昂是哪个国家 评论:

[摘要]塞拉利昂,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曾经是欧洲奴隶的来源地。在这里,女性怀孕分娩意味着要去鬼门关走一遭。资料显示,塞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高达140‰,婴儿死亡率达89‰,几乎每8位孕妇中就有1位因生产去世。近日,塞拉利昂医护人员接受“中塞妇儿保...……

塞拉利昂,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曾经是欧洲奴隶的来源地。在这里,女性怀孕分娩意味着要去鬼门关走一遭。资料显示,塞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高达140‰,婴儿死亡率达89‰,几乎每8位孕妇中就有1位因生产去世。近日,塞拉利昂医护人员接受“中塞妇儿保健创新项目”培训,来到湖南省人民医院进行为期3个月的学习,在妇科主任黄薇的指导下,塞方医护人员第一次参与了极其凶险的“切口妊娠”手术。

“我们回去之后一定会把学到的新技术和新知识普及给我们的医护人员和民众,类似切口妊娠这么凶险的病症,我们会提醒民众早期预防,尽早处理,降低塞拉利昂孕产妇死亡率。”塞拉利昂医护人员Aminata B. Mansaray表示,全塞拉利昂只有执业医师40余名,妇产科专业医师只有4名,对于大部分医护人员来说,根本不知道“切口妊娠”的风险,这是他们第一次了解到“切口妊娠”这个疾病。

32岁的小玲(化名)9月25日自测尿妊娠试纸发现怀孕了,怀揣着喜悦心情的小玲来到社区医院做B超,B超提示切口妊娠、疑植入子宫前壁疤痕的可能,宫内不规则低回声区考虑宫腔积血。医师告知小玲随时有大出血及子宫破裂危及生命安全的风险,建议马上转到上级医院治疗……

这番话无疑是晴天霹雳,焦急的小玲在家属的陪伴下来到湖南省人民医院妇科就诊,妇科主任黄薇仔细查看患者及B超结果后以“切口妊娠,疤痕子宫”收住院。经了解,小玲上次剖宫产是在2013年6月。

黄薇主任介绍,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妊娠俗称切口妊娠,是指受精卵着床于前次剖宫产子宫切口处的一种异位妊娠,早期一般无特异的临床症状,或仅有类似先兆流产的表现,如阴道少量流血,轻微下腹痛等。根据着床于子宫前壁瘢痕处的妊娠囊的生长方向以及子宫前壁妊娠囊与膀胱间子宫肌层的厚度将切口妊娠分为3型,小玲属于最复杂治疗难度最大的第3型,妊娠囊完全着床于子宫瘢痕处肌层并向膀胱方向外凸,通常会导致人流或清宫手术中及术后难以控制的大出血、子宫破裂、周围器官损伤,严重时甚至需要切除子宫,威胁生命。

黄薇主任带领医护人员与前来学习的塞拉利昂医护人员Aminata B. Mansaray 、Valentina B.C Nicol一起制定了3种治疗方案:1、子宫动脉栓塞后清宫手术2、药物杀胚后腹腔镜监护下清宫术3、药物杀胚后腹腔镜下切口疤痕切除妊娠物清除+子宫修复术。与患者及家属详细讲解手术方式及风险后,由于患者没有生育要求,黄薇主任带领医护人员为患者施行第3种方案。

塞拉利昂是哪个国家 全球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第一次知道“切口妊娠”

一年的援塞生活,我很荣幸能为支持塞拉利昂传染病防控能力提升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在贡献中国经验和力量的同时,也收获塞拉利昂人民的尊重与友谊。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也体会到随着我国越来越走向世界舞台,我们需要更多的精通多国语言、懂得现有国际规则的人才,要争取到更大的话语权,还有许多需要改进和提升的地方。在塞期间,我接触到很多90后的援塞(非)人员,有年轻人的地方就有希望,我想,非洲是个值得年轻人去贡献青春和热血的地方。

援塞离不开与在塞华人的交往。最小的圈子是本队的11名队友,这也是参加工作后第一次类似于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的集体生活,由于队友间年龄跨度大,更象是一个大家庭。由于条件有限,我们需要共用卫生间、厨房和餐厅,相处少了很多隐私,琐碎的生活还需要克服南北方饮食习惯的不同,但大家都能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与另两只卫生医疗队伍及驻塞的中资机构交往中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支持,有困难共同克服,有经验共同分享,有喜悦共同庆贺。在孟晚舟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时,我们请了华为驻塞经理给我们讲授华为精神;大使馆和孔子学院逢年过节会举办传统庆祝仪式,让我们稍缓思乡之苦;埃博拉近期在刚果金和乌干达肆虐,我们也经常给华人群体答疑解惑。除了中资机构,也有其他在塞定居的华人,塞拉利昂的华商组织分工明确,颇为活跃,经常会组织各种慈善活动。当然,虽然都是华夏儿女,在塞华人也是千人千面,我们也听到有些华人虐待当地人或非法采矿等的传闻。

此次援非我主要承担病媒生物控制工作。塞拉利昂地处西非,病媒生物种类多,近年来曾爆发黄热病,年疟疾感染率在30%左右。蟑螂、臭虫、蜱、跳蚤等病媒生物危害很常见。有些不属病媒生物,但影响人们正常生活的白蚁、隐翅虫及蛇等危害也很突出。在工作中,我深切感受到媒介控制工作在塞拉利昂的重要性。蚊媒密度直接关系到疟疾的感染率,按照项目要求,我们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市选择医院、居民区和一般单位三种类型孳生地,每周对10个监测点进行蚊媒监测,定期给塞卫生部通报监测数据和分析结果,以指导当地疟疾防控。同时,对其他有害生物提出控制方法,以清除孳生地为原则,减少有害生物对民众的骚扰和危害。在塞期间,我组织了十余次对重点中资机构的现场防控;圣诞前期,应塞拉利昂“Faith Healing National Conference Center(全国信仰康复中心)”的请求,为该中心进行病媒生物控制处理。撰写《毒隐翅虫的防与控》、《雨季来临,疟疾频发,这篇文章教你有效预防》等科普文在《非洲华侨周报》上发表。所做工作在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FACEBOOK上报道三篇,在塞当地报纸NEW VISION上报道一篇。保障了本队、第20批援塞医疗队、光明行一行无人疟疾感染。

这次援塞,我参加的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援塞固定生物安全实验室第二期技术援助项目,与中国疾控传染病所、病毒病所、寄生虫所及河南、浙江等省级疾控的同志一起组成一支11人的队伍。这也是中国公共卫生首次成建制的援外。因为埃博拉的原因,作为卫生援外,塞拉利昂是唯一有医疗、公卫和军方援助的国家。我们的项目延续了塞拉利昂后埃博拉时期的病毒病检测,增加了细菌和媒介监测,在塞拉利昂支持其卫生部提升传染病监测与防控的能力。目前实验室已从当初主要针对埃博拉病毒病暴发应对的目的、扩展到能够检测25种病毒的核酸检测、10类病原细菌的分离培养和核酸鉴定的传染病监测能力,初步建立了开展感染病例标本深度测序分析感染病原的技术。随着新一批队伍的进驻,将进一步扩展实验室针对重要传染病的检测监测能力,为塞拉利昂传染病防控技术水平的提升发挥更强的支持作用。

塞拉利昂人口总数跟长沙市相当,国土是湖南的三分之一,虽是西非小国,却是个国际大舞台。通过与塞卫生部、塞农业部、在塞各非政府组织、各国驻塞媒介控制技术部门的交流和沟通,我了解了塞媒介控制现状,作为中国专家,针对实际情况,提出了合理的建议。此外,积极参与塞卫生部“蚊媒杀虫剂抗药性监测与管理计划(2019-2020)”的制定,参与“塞拉利昂病媒生物综合管理方案”的制定。在援塞工作中,最真切的体验是中国从站起来到强起来的震撼,既是动力也是压力,有对现行规则的疑惑和懵懂,也有工作中相互的妥协和必要的坚持;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情怀,也有为塞健康付出的小确幸;有因误解而导致的一筹莫展,也有达成共识后的欣慰惊喜;有工作中的相互试探,更有求同存异的通力合作。我们的项目作为公共卫生援外的排头兵,接触到各非政府组织、WHO,世行官员,塞卫生部官员,社科院学者,我国各大行政、央企、私企的驻塞人员,这让我开阔了眼界,提升了格局,增长了见识。

10月8日,小玲进行了腹腔镜下切口妊娠物清除+疤痕修复+双输卵管结扎术,术中几乎没有出血,术后恢复良好。小玲表示,“从来不知道还有切口妊娠这样的疾病存在,更加不知道切口妊娠原来如此的凶险,差点要了我的子宫。”

曾援过塞的黄薇主任表示,塞国缺乏产前检查,切口妊娠早期一般无明显症状,但危险异常,严重时能导致切除子宫甚至丧命。提高塞拉利昂医护人员的风险意识及临床处理手段,十分有意义。

目前切口妊娠的发病机制尚不清楚,孕早期症状不明显,对于有过剖宫产史的妇女,没有生育要求者一定要严格避孕,有生育要求者则需严格完善孕前检查的同时遵医嘱定期产检,对切口妊娠做到早诊断、早终止、早清除,尽量避免大出血、子宫破裂等并发症的发生。(通讯员  周蓉荣 李琴)

来源:湖南省人民医院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塞拉利昂是哪个国家 塞拉利昂

雨季又来,是在提醒我归期渐近。去年六月中旬到塞的情景如在眼前,眨眼间又是一年六月,一年的援塞任务即将结束。最后的一段时间,每天被不同的工作推动着,既定的,临时的,各种总结,各种交接,各种会议,各种送别,整个人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时间过得快而焦虑。回首在塞的日子,遗憾总是难免,但更多的是意外之喜和体验惊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当然,在塞生活困难还是不少的。首先是语言,虽然我们个个顶着博士的头衔,真到了完全用英语交流并马上要作出回应时还真有些困难,每次参加会议,思想都是高度集中,手里拿着词典是必备工具,生怕关键词听不懂导致沟通不畅。塞经济水平为世界倒数前十,相当于国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食物及其匮乏,特别是蔬菜品种少数量少,一颗大白菜能买到RMB 70-80,中国调料仅在三、四个类似于“芙蓉兴盛”的小超市限量供应,经常是来货了赶紧去买,去迟了就没有了。在塞最怕的是生病,虽有医疗队保驾护航,但医院设备简陋,很多检查项目和手术、药品都没有。塞国还有随地烧垃圾的习惯,特别是旱季,路边时不时浓烟滚滚。或许是受援的惯性,塞拉利昂人普遍存在等靠要的思想。

(作者系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技师)

塞拉利昂虽小,但也是典型的非洲国家,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他们的仪式感,一次我们请海滩遇到的一位小朋友到公寓来玩,临行前给了他一些饼干和糖果,按我们的思维孩子会拿在手里蹦蹦跳跳离开,他却非得要用塑料袋装好,这让我们感到他们对于包装的看重是深入骨髓的。我们任务结束时,塞拉利昂政府给每位队员授予了“塞拉利昂共和国政府公共卫生合作奖章”,每位队员的奖章上都有各自的名字和队伍名称;实验室塞方员工临别时给队员准备的礼物也是根据我们各人平时的特点,完美切合,足见他们的用心。塞拉利昂民众虽然贫穷,却有乐于分享的大爱精神,我们有时候带给塞方员工一些小礼物,他们都会见者有份,相互分享。塞拉利昂人天生喜欢运动,他们也很有运动天赋,周末海滩上到处都是跑步、运动的人们。当然,与塞方员工一起工作,我们也能时刻体会到中西文化的差异,每个周五是他们的乞讨日,刚开始队员们对塞方员工动不动找我们要东西很不适应,后来才慢慢了解到这是他们的习俗,他讨他的,给不给在我们,不给他们也不生气,照样笑脸相对。他们对于节假日家庭成员聚会或祈祷看得很重要,经常疑惑中国人为什么那么拼命工作,虽然在塞期间理论上是两国的节假日我们都可以休,实际上是国内节日,这里不断送样本我们不可能停下来;塞方节日塞方员工休假了我们还得保证各项工作正常运转,每周按时出周报。每次需要加班,塞方员工都会强调一下他们的疑惑。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