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视网
当前位置:首页»yabo足球

中药 | 谈谈那些可以“少火生气”的温阳药

日期:2019-10-28 来源: 评论:

[摘要]在病理状态下(主要指阳气虚弱的情况下),应该恰当的使用温阳药,以微微生长少火以恢复阳气,若滥用温燥之品,则非但不能达到少火生气的目的,反而是壮火食气了。观前贤中,张仲景最得《内经》心旨,其治肾阳不足的着名代表方剂金匮肾气丸,制方原则一是用了...……

在病理状态下(主要指阳气虚弱的情况下),应该恰当的使用温阳药,以微微生长少火以恢复阳气,若滥用温燥之品,则非但不能达到少火生气的目的,反而是壮火食气了。

观前贤中,张仲景最得《内经》心旨,其治肾阳不足的着名代表方剂金匮肾气丸,制方原则一是用了六味地黄丸,此属阴中求阳之法;另一方面则是根据“少火生气”的理论,以少量桂枝、附子温补肾中之阳,意在微微生长少火以生肾气。

诚如《医宗金鉴》所谓:“此肾气丸纳桂附于滋阴剂中十倍之一,意不在补火,而在微微生火,即生肾气也。”

而观现今临床上,“少火生气”的观点逐渐被人淡忘,开一帖金匮肾气丸的汤剂处方,附片30克,桂枝10克,其余六味药均各是10克,这样显然违背了《内经》的旨意,也达不到温补肾阳的作用。

更有甚者,一见肾阳不足则附片、桂枝、干姜投之,既不讲求“阴中求阳”,而又以温阳药剂量大而为奇,有的又嘱患者长期服之。

如此结果是:不但肾阳未复,反而戕伐生机,患者还可能出现头晕、耳鸣、鼻衄、齿痛等虚火上浮的现象,甚则损耗肾精,变生它病。

3

笔者在近年的临床治疗中,对阳虚患者的处方用药,逐渐摸索到一些规律,治疗原则一则根据“少火生气”的理论,选用少量的温阳药以微微生长少火,一则根据“阴中求阳”的原则配以补肾阴的药。

同时通过临症体会到:肾阳不足的患者多是慢性病,需长期服药,金匮肾气丸处方虽好,但附桂毕竟为辛、甘、大热之属,且附子还为有毒之品,剂量虽小,实不能久服之。

另外,此类患者脾胃纳运功能多不健全,故六味地黄丸中熟地等碍胃之品,丹皮凉血之品,也不宜长期服用。

通过临床反复实践,笔者用温阳药多选一些温而不燥之品,如巴戟天、淫羊藿、补骨脂等;补阴药多选一些滋而不腻之品,如女贞子、桑寄生、山茱萸、黄精等。

如此配伍组成的温补肾阳的方剂,就能微微生长少火以恢复阳气,患者也能久服之。

4

笔者近年用此配伍方剂治疗了一些肾阳不足的患者,获得了较为满意的临床效果,现举病案一例,以资佐证。

吴某某,男,46岁。1984年1月17日初诊。

7年前患“上消化道出血”,住院经西医治疗1月,1年以后病情复发。又住院治疗2月余,溃疡基本治愈,大便隐血试验也转阴。患者尔后继发贫血,经多处中西医治疗效果不显。

刻诊:面色无华,头晕耳鸣,倦怠乏力,心累气短,纳呆,夜尿较多,腰酸痛,下肢常有冷感,大便微溏,舌淡苔薄,略乏津液,脉沉弱。

血常规:血色素83克/升,白细胞2.75×109/升。出示前医处方:系四君子汤、归脾汤加味,也有归脾汤加附桂之品者。

患者自谓:服前面处方效果不显,服有桂附之品的处方又口咽干燥难以受药。

据脉症分析,诊断为脾肾两虚,阳不生阴,而又以肾阳虚为主。治疗采用“少火生气”法,以温补肾阳为主,佐健脾益气,使阳能生阴。

拟方药如下:巴戟天12克,淫羊藿12克,补骨脂12克,山茱萸15克,甜黄精12克,桑寄生15克,女贞子15克,黄芪20克,潞党参20克,春砂仁6克(后下)。水煎服,2剂。

患者诊病数次,均以上方出入予服,至1984年4月,共服药40余剂,诸症基本治愈,复查血常规数次,血色素均在110克/升左右,白细胞均在5.0×109/升左右,随访至今,病未复发。

该患者从所表现症状看,当属中医“虚劳”范畴。病机是气虚及阳,而以肾阳虚为主。

前医用四君子汤加味治之,显然未及病之根本;用归脾汤加味治之,生生之机未调动;补气无功,养血无益,加之患者脾胃功能不好,尚有碍胃之弊。

加桂附者(处方上桂附量均重),欲温补其肾阳,殊不知反而戕伐生机,壮火散气,于此等虚劳患者,有害而无益。

盖脾主运化,为气血生化之源,但必靠命门之火的温蒸,才能发挥其作用。精可化血,但必赖命门之火的温养,才能得以施行。

而肾阳为人身之元阳,为人体生化动力的源泉,故温补肾阳法为该案正治之法。如何温补?“少火生气”,“阴中求阳”方为妙法。

只有微微生长少火以生肾气,才能调动人体的生机,使火能生土,脾能运化,气血自生也!

同时命火温蒸,精能化血,于治疗也有裨益,据此笔者组成了微微生火的方剂,佐以健脾益气之品,守法守方,使患者获得了基本治愈。

5

总结如下两点:

一、临床上对于阳气虚弱的治疗,应该根据《内经》“少火生气”的理论,恰当地使用温阳药,这样,既能够提高疗效,又不致于戕伐生机,变生它病。

二、从临床实际看,选用温而不燥,滋而不腻之品组成温补肾阳的方剂,既符合“阴中求阳”的原则,又能微微生长少火以恢复阳气,且无温燥之副作用,患者也能久服之。

6

重庆市中医院主任医师张锡君的评语:

该文论述了“少火生气”的含义及其临床意义,并就如何指导运用温阳药的问题提出了新的见解。全文论点鲜明,论据充分,层次分明,值得一读。

注:本文选摘自《巴蜀中医文论》,安浚主编,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1991年12月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欢迎您原创投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