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视网

甲骨文丛书推荐 屈万里与甲骨文的渊源

日期:2019-10-19 来源:甲骨文丛书推荐 评论:

[摘要]在他手写的《三十三年秋至卅五年年底自修课程表》(即1944—1946年)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甲骨文、金文”。他自己曾说:在史语所“这三年的学习,是生平最得力的时机。”二、屈万里甲骨文学的成就1955年,屈万里再次进入史语所,为副研究员,任...……

在他手写的《三十三年秋至卅五年年底自修课程表》(即1944—1946年)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甲骨文、金文”。他自己曾说:在史语所“这三年的学习,是生平最得力的时机。”

二、屈万里甲骨文学的成就

1955年,屈万里再次进入史语所,为副研究员,任务就是“殷墟文字甲编考释”。由于之前抗战和内战等原因,之前史语所虽然发掘、搜藏了大量的有文字的甲骨,但只做了甲编,并未做考释。1943年冬,史语所迁到南港,才开始为这些从大陆带来甲骨开箱整理,而全面开展甲骨文研究,则是在1955年秋。这时,傅斯年先生已去世3年多,李济继任第三任所长。

考释的第一步,就是把史语所在殷墟先后九次发掘的3900余片有字甲骨中,把可能拼合的甲骨尽量拼缀起来,要从一大堆甲骨碎片中,寻找拼凑成一片完整的甲骨,既费时又费神,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是不可能完成的。有时偶尔拼成一片,高兴的手舞足蹈;有时几天拼不成一片,则垂头丧气。这项枯燥而孤寂的工作,他一干就是三年,终于拼成了223版。屈万里曾借用辛弃疾的名句表述他当时的感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拼凑工作完成后,下一步就是识字。甲骨文是现在可看到的最早的汉字,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字形不仅与楷书、隶书、小篆相去甚远,即便是与金文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国最早的字典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在甲骨文出现后,才发现其中有一些对字义解释不对的地方,就是因为许慎依据的是小篆和大篆,当时还没有发现甲骨文。屈万里根据这些最详实的一手资料,写成40万字《殷墟文字甲编考释》一书,考辩字义,诠释文辞,其中新识及订正旧说达70余字。1960年由史语所出版。

之前,李济先生凭借《殷墟文字甲编》一书,奠定了本人及史语所在古文字学及考古学的地位。屈万里先生该书的刊行,在此基础上探赜索微,更深一层,更进一步,一举确立了史语所在世界考古学、古文字学界的领先地位,也使其本人在中国甲骨文学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屈万里治学有一个独到之处,就是把古文字学和经学结合起来。我们知道,屈万里最主要的成就在经学方面,李济先生称他是“台湾经学第一人”。屈万里坦言,他当初执意要进入史语所研修甲骨文,主要目的就是为解读古代经典找到一条最原始的通路,结果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而这是很多经学者所不能企及的。如他的《汉石经周易残字集证》、《汉石经尚书残字集证》、《汉魏石经残字》等着作,都是以字解经的代表。他在《我的读书经验》一文中曾说:“研究有关先秦的学术,第一必须辨别史料。第二必须读金文、甲骨文之类的书。此外还应参考考古学、民族学方面的资料。”

另外,屈万里还有一些解读古文字的字形、字义的单篇文章,如《文字形义的演变与古籍考订的关系》、《字义的演变和学术资料的解释与鉴别》、《谈谈甲骨文》、《甲骨文简介》、《河字意义的演变》、《仁字含义之史的观察》、《岳义稽古》等。以“河”字为例,屈万里经过统计,河字在《周易》中仅出现1次,在《尚书》中出现21次。在《诗经》中出现26次,以及其他先秦典籍共出现约400次,经过一一考释,最后得出结论:“河字,在甲骨卜辞中很常见,都是指黄河,没有别的解释。”并且进一步考证出,河字作为现代意义的河流的通称,始于秦始皇二十六年以后。仅此一例,可以窥见出屈万里博引旁证、精细绵密的治学精神和令人叹为观止的深厚古文字功力。

屈万里门下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中,至少有三位的毕业论文是以古文字为研究方向的,如张光裕的硕士论文为《先秦泉币文字辨疑》,吕振端的硕士论文为《汉石经论语残字集证》,张光裕的博士论文是《伪作先秦彝器铭文疏要》。屈万里的另一位弟子,硕士和博士导师都是屈万里,虽然毕业论文不是以古文字研究为题的,后来却成为台湾大学书法教授及台湾地区最负盛名的书法家之一,这自然与他早年接受的甲骨文方面的教育有着直接的关系。

正是因为屈万里在甲骨文及经学等方面的突出成就,屈万里在晚年曾担任史语所代理所长、所长达8年之久,直到他查出癌症,五次写信坚决请辞才被批准。直到去世,他仍是该所为数不多的终身研究员。甲骨文学也成为他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的理由之一。

三、屈万里谈甲骨文

1971年,屈万里接受《幼狮学志》编辑孙小英女士的采访,该刊发表了他的访谈录,原题为《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重点及珍贵资料》,其中有关于甲骨文的章节,现摘录如下:

大家都知道,河南安阳殷墟的发掘,是震惊世界学术界的一件大事,民国十七年以前,一般外国学者,对于我们中国古代史,在西周以前,他们都认为是传疑时代;夏代或夏代以前,他们固然不相信,就连商代文化,他们也持着怀疑的态度。因此在许多外国人所编世界史里,中国史事只占寥寥的几页。其时不仅外国人对中国古史抱着怀疑的态度,有许多本国学者,也是如此。可是,自从民国十七年起,到二十六年对日抗战开始止,史语所在河南安阳前后共做了十五次的科学发掘工作,所得到的铜器、陶器、石器、玉器、骨器等,大约在十万件上下,此外还发掘出了两万四千九百多片有文字的甲骨。

甲骨文丛书推荐 屈万里与甲骨文的渊源

前些天书评君推出了优秀书系专题,为大家介绍那些“成群结队”出现的好书。我们将每天为大家推送一期专题内容,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是社科人文类的“甲骨文”系列。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一书以刘钊教授《新甲骨文编(增订本)》为主要依据,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字典以释字(现通行汉字)为单位,一个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并标明出处,同时指出该字头在书法书写中可以通用为哪些字,因而无论是学术检索,还是书法家参照字形,都便捷而可靠。书前首列体例严谨、要言不烦的编写说明;次列《字形出处简称表》,陈明字形来源,既有经典着作如郭沫若《甲骨文合集》,也有最新成果如2018年《考古》杂志所刊论文。书后附拼音、笔画两种检索方式,末有刘钊教授所撰后记。

《甲骨文常用字字典》一书以刘钊教授《新甲骨文编(增订本)》为主要依据,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字典以释字(现通行汉字)为单位,一个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并标明出处,同时指出该字头在书法书写中可以通用为哪些字,因而无论是学术检索,还是书法家参照字形,都便捷而可靠。书前首列体例严谨、要言不烦的编写说明;次列《字形出处简称表》,陈明字形来源,既有经典着作如郭沫若《甲骨文合集》,也有最新成果如2018年《考古》杂志所刊论文。书后附拼音、笔画两种检索方式,末有刘钊教授所撰后记。

本书既可作为专业研究者便于翻检的工具书,又可作为初学者熟悉甲骨文的入门阶梯,还可作为广大甲骨文书法爱好者书写甲骨文时的案头必备。

述写大时代下的小人物,讲述一战中的中东战场,同情阿拉伯人的劳伦斯,率领阿拉伯人获得自由的理想,改变历史轨道,写下现代中东诞生的诗篇。

在创办“甲骨文”之前,其实社科文献出版社,作为社科院下属的出版社,相对还是比较传统的,每年出品的门店书并不多。一开始,我们仅仅是想改变市场对我们的这种固有印象。而且那会儿比较有普及性的,视角较为新颖的人文社科类着作,在国内进行系统出版的机构也不多。所以那个时候“甲骨文”主要的设定就是,做一些经典的、并且非常新颖的学术性着作。

☆ 严谨可靠,放心使用。本书由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中国文字博物馆党委书记冯克坚共同主编,考证严谨,每一个字形下均提供出处,且书中包含若干最新考证成果,学术含金量极高,可放心使用。

由于这个发掘工作是科学性的发掘,因此所得到的资料,自然是绝对可靠的原始资料,我们从挖掘出来的铜器的铸造技术来看,以及由石器、玉器、骨器等雕刻的优良技术来看,都可以证明商代的文化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准。

另外,再就甲骨文来说,那时已经有四千六百多个不同的字,我们知道,一部《三民主义》才有两千三百多个不同的字,在商代,就可以用这么多不同的文字,我们便可以推知商代文化高度。而且在这四千六百多个不同的文字当中,形声字占了百分之二十七。我们又知道,文字愈进化,形声字愈多,因此我们可以推测:中国文字发展到像商代这么进步的文字以前,必然经过一段很漫长的演进时期。传说中黄帝造文字,这句在没有得到科学的证明以前,我们虽然不敢肯定的说,但是从刚才所说的现象看起来,中国文字在商代以前,已有千把年的历史,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再从甲骨文记载的史事来看,它可以纠正传统记载之误,和可以补充图书资料之缺的,多得不胜枚举,因为有这些发现,从前怀疑中国古代文化的外国学者和本国学者,见到了这么多的真实资料,当然,他们的观念都改变了。这是安阳发掘对中国古代史方面一个最重大的贡献。

在安阳发掘的这批资料,于抗战期间,先由南京运到长沙,次由长沙运到昆明,再从昆明运到四川的西部。胜利之后,又运到南京。大陆危机的时候,便全部运到这里来。这些东西虽然经过这么多的颠沛流离,但我们还是统统保存在这里。因为资料太多,我们虽已出了许多本考古报告,但还没有完全把它报告出来。这些资料是我们国家文化的命脉,同时也是史语所最重要第一手的研究资料。

此外,我们在济南龙山镇所发掘的黑陶文化标本,在河南浚县所发掘的西周时代的器物,在河南汲县发掘的战国时代的器物,以及西北科学考察团所发现的一万多件汉简,现在都完整的保存在史语所里,像这些都是做研究工作最重要的原始资料。

…………

以上所说的这些资料,可以说完全和中华文化有关。而且这些资料,不是我们亲手发掘的,就是我们亲自调查的,他的可靠性,是百分之百的。也就是由于这些最原始、最可靠的资料,所以我们同人们根据这些资料研究的成果,颇为国内外学术界所重视。我们不敢自己夸大的说,对学术文化方面,有多大的贡献,至少我们是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做学术研究工作。对于发扬中华文化,我们多多少少的尽了一些力量。

在屈万里另一篇文章《从殷墟出土器物蠡测我国古代文化》中,分别从文字、历法、宗法、祭祀、交通和工艺六个方面勾勒出中国的上古文化的轮廓。对于古文字,屈万里如是说:

一提起殷代的文字,马上就使人想到甲骨文,有人认为殷代只有甲骨文一种文字,其实不然。殷代的青铜器、陶器、玉器和石器上都有文字,时隔三千年,我们仍然可以看见它们的真面目。不过它们的数量,比甲骨文少得多。而我们常说中国在黄帝的时候就有了文字,但这种说法并没有地下挖出来的东西可以证实。但从甲骨文发展的情形推断,大概殷商以前约一千年中国已有了文字,是没有问题的。又如甲骨文是先写后刻,有些写了以后还没有刻的文字,留在甲骨上。从那些没刻的字来看,如果不是用毛笔写的,绝不会有那样的锋芒。因此,可以证明殷时已有了毛笔,而一般人以为毛笔是蒙恬发明的,由于甲骨文字的出土,证明旧说是错误的,这是纠正历史记载的又一例证。

从屈万里这两段文字里,我们至少可以解读出他对甲骨文理解的几层意义:一是推翻了中国上古的疑古说;二是纠正了先秦史料中的谬误;三是中国文字至少出现在四千年以前;四是毛笔在殷代就已出现,否定了蒙恬造笔说;五是殷商文字不止甲骨文一种;六是对汉字本义及演变进行了梳理。

作者简介:

屈焕新,原台湾大学中文系所主任与教授、台湾“中央图书馆”馆长、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着名学者屈万里先生嫡孙、山东理工职业学院特聘专业教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甲骨文丛书 推荐 甲骨文

传统思想现代化古典内容时尚化古代趣味雅致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书以刘钊教授《新甲骨文编(增订本)》为主要依据,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字典以释字(现通行汉字)为单位,一个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并标明出处,同时指出该字头在书法书写中可以通用为哪些字,因而无论是学术检索,还是书法家参照字形,都便捷而可靠。书前首列体例严谨、要言不烦的编写说明;次列《字形出处简称表》,陈明字形来源,既有经典着作如郭沫若《甲骨文合集》,也有z新成果如2018年《考古》杂志所刊论文。书后附拼音、笔画两种检索方式,末有刘钊教授所撰后记。

本书既可作为专业研究者便于翻检的工具书,又可作为初学者熟悉甲骨文的入门阶梯,还可作为广大甲骨文书法爱好者书写甲骨文时的案头必备。

本书以刘钊教授《新甲骨文编(增订本)》为主要依据,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字典以释字(现通行汉字)为单位,一个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并标明出处,同时指出该字头在书法书写中可以通用为哪些字,因而无论是学术检索,还是书法家参照字形,都便捷而可靠。书前首列体例严谨、要言不烦的编写说明;次列《字形出处简称表》,陈明字形来源,既有经典着作如郭沫若《甲骨文合集》,也有z新成果如2018年《考古》杂志所刊论文。书后附拼音、笔画两种检索方式,末有刘钊教授所撰后记。

本书既可作为专业研究者便于翻检的工具书,又可作为初学者熟悉甲骨文的入门阶梯,还可作为广大甲骨文书法爱好者书写甲骨文时的案头必备。

它甚至带动了某种风潮,市面上开始出现一系列历史类着作,无论是设计还是选题都带有明显的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