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视网
当前位置:首页»亚博yabo娱乐场

国科控股董事长吴乐斌:打造“国科运河”体系,四年多资产增长了2400多亿元

日期:2019-10-25 来源: 评论:

[摘要]这九大平台搭建的是一个生态体系,这个生态体系可以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产业化,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一部分,我们把它叫做“国科运河”,是连接知识海洋和资本海洋间的“运河”,是连接智本与资本之间的“运河”。目前七大平台基本成型,还有两大平台在准备阶...……

这九大平台搭建的是一个生态体系,这个生态体系可以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产业化,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一部分,我们把它叫做“国科运河”,是连接知识海洋和资本海洋间的“运河”,是连接智本与资本之间的“运河”。目前七大平台基本成型,还有两大平台在准备阶段。

经济观察网:还在准备阶段的是哪两大平台?

吴乐斌:一个是科技保险,一个是科技银行。

科技保险,由国科控股牵头,目前已经签署发起人协议的股东有10多家,正在按程序等待审批。保险作为现代金融和服务业的重要力量,具有分散、化解风险的重要作用,而科技投资保险全方位、全过程、全要素为科技创新提供保险,是推进创业投资、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有力保障,建立健全科技投资保险制度势在必行。

科技银行的组建正在积极沟通争取达成共识。

经济观察网:对科技银行的一种理解是,专为科技行业服务的银行。您是怎么看待科技银行的?

吴乐斌:科技银行不是一个行业银行,科技银行不只是针对一个行业,更多的是针对科技创新这样共性关键的问题提供一种包括投贷联动在内的金融服务。

我们跟硅谷银行做了比较多的交流,讨论过这样一个创业过程:一个初创企业缺少资金,从基金公司融资后,融资就成为了基金公司的股权,如果再融资,公司创始人的股份就会变小,有可能失去控制权,又变成打工的了。这个时候就需要股权以外的债权融资,就会去找银行。一般商业银行做的只能是提供贷款,但贷款又需要抵押或质押或担保,而中小型科技企业很难提供。由于我们的商业银行不能混业经营,投和贷不允许在一个法人之下,要变成两个法人,投贷联动如果不是在一个法人治理结构下,两者之间的利益就会出现偏离。

因此,科技银行应该有三个特点:一是针对技术创新的创业企业;二是投贷联动,与创投紧密联系在一起;三是伴随着投贷联动,提供综合的服务,这跟传统银行的模式是不一样的。

作为43支基金的LP,再组建三只母基金

经济观察网:确实很意外,国科控股为何如此看重金融平台的打造?

吴乐斌:在九大平台中,第一个平台就是投资平台,包括战略直投和基金投资。战略直投已经有了51家直接控参股的企业,而且还在增加。

基金投资方面,国科控股目前是43只基金的LP(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人)。这43只基金加在一起有1700亿元左右的规模。

国科控股的基金投资从2008年就已经开始了。现在把它从国科控股的一个业务部门独立出来成立了母基金管理公司,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一次转型。

未来还在再打造组建三只母基金。一个是中国科学院成果转化母基金,已经组建完成,进入运行阶段,目前势头相当可以;第二只母基金是联动创新母基金,基金管理公司和基金公司正在注册;第三个是正在酝酿之中的绿色发展母基金。

经济观察网:为什么会选择战略直投+基金投资的投资模式?

吴乐斌:我们把它称之为“双轮驱动”,是借鉴了联想控股的经验。一个企业,如果只有基金投资就会偏重财务回报,因为基金投资追求的是回报和退出,就是“养猪”的做法,尽快把被投项目养大养肥就行了;而战略直投是看中企业的持久发展。

国科控股作为国有企业,具有非常好的融资功能。国科控股有很强的从市场直接融资的能力。目前我们有26家上市公司,还有一家已经过会了,很快就会变成27家。从负债上来看,国科控股的负债率控制在17%左右,这是非常低的。因此,我们特别鼓励通过资本市场进行直接融资。

经济观察网:融资平台获得资金后,会投向哪里?

吴乐斌:投向创新体系建设和布局的产业。还有一个平台很重要,就是人才平台,我们有产业智库,已经在欧洲、北美设立了相应的协作办公室,收集欧美地区新商机、新产品、新技术的信息,同时我们也和相关单位对产业的发展方向做一些适时课题研究。

此外,还有双创平台的打造,成立了国科创新,在全国做了布局,比如在北京、上海、成都、广州建立了孵化器和加速器,有集成技术的展示、交易,还有基金、产业园、知识产权等相对集中的孵化平台,我们称之为“技术超市”。

市值重要,销售额和利润更重要

经济观察网:您认为什么样的企业,才值得去投?

吴乐斌:我说过“道法术势”看企业,作为科技企业,更重要的是聚焦于技术和团队。

这几年大家都说创业10年、市值达到10亿美元就可以被称为“独角兽”。市值固然重要,但我们更看重销售额和利润。你的销售额和利润在哪儿?你的核心技术在哪儿?烧钱是一个过程,最终是要利润的。所以,我们认为销售额和利润更为重要。

经济观察网:从战略性新兴产业来说,国科控股做了哪些布局?

吴乐斌:2014年以来做的新布局,就是刚才说的这两件事情,一是打造体系,二是促进、引领、发展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重点包括“三子、两米又三城、一大一小和甲醇”。

“三子”是指光子、离子、量子。量子产业方面,是以潘建伟院士的技术作为支撑,打造量子通信产业,其中国盾量子正在准备上市。光子产业方面,我们以西安光机所为依托,投资了西科控股和中科创星,孵化了一批光子产业相关的企业,现在已经超过200家。同时,我们也投资了由国家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技术及成套工艺项目的科技成果转化而来的公司——科益虹源。离子产业方面,是以兰州近物所的重离子治癌装置和技术为主,组建了国科离子,正在报批国家首台套的重离子医疗器械注册证。

我们产业布局中的另一个重点是“液态阳光经济”产业,这专门是指以甲醇为代表的低碳醇相关的一系列产业。第一,甲醇是清洁的煤,与煤炭相比,二氧化碳减排50%,PM2.5减排80%,氮氧化物和硫氧化物减排90%以上。第二,甲醇是便宜的油,现在一吨汽油是9000多元,而一吨甲醇是2000多元。第三,它是移动的电,现在的电都要通过电网输电,缺点是基础设施投入大,路上电阻的消损很严重,除非是超导材料,相比而言甲醇运输方便。第四,它是简装的气,氢气、LNG都需要低温高压,成本很高,建一个加气站要2000多万,甲醇站可能也就需要几百万,它是简装的,不需要低温,不需要高压。所以叫清洁的煤、便宜的油、移动的电、简装的气。当然,在甲醇的使用上,还需要国家出台相关的法规政策,制定行业标准。

改革开放就是改规则,最大的变化是人

经济观察网:您提到的这些新布局,实际上还涉及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科技人员的自主创业,中科院有哪些新的尝试?

吴乐斌:我们中科院的做法是很开明的。各研究所对科研人员创业非常支持,有的研究所不再要求以入股的方式参与科研人员创办企业,而是通过技术的转移、转让、转化收取技术服务费,其中可以有入门费和提成组合,也可一次提取。有的研究所让科研人员带着技术去创业,按比例收取收益分成。

经济观察网:是在保留科研身份的同时,还能自主创业?

吴乐斌:我目前了解到,很多地方给出的政策还是很不错的,研究人员可以离开原岗位三年,失败了就再回来。不少高校也是保留事业编制身份,上班就去企业,这跟硅谷的做法是一样的。其实科研院所还可以再放开一点,提供更加宽松的环境来支持科研人员创业。

经济观察网: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您对改革开放体会最深的是什么?

吴乐斌:第一,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国科控股。改革开放就是改规则,最大的变化是人。第二,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唯一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cctv81.com 金视网 版权所有